太阳城娱乐

走进新时代》作者:写这首歌出于对领路人的期待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29

  2002年,在深圳莲花山塑像前,的弟弟邓垦(左一)、妹妹邓先群(左二)跟蒋开儒(右一)见面。 (蒋开儒供图)

  “我的作品有时好像和理论同步产生,为什么呢?因为人民的愿望和领袖的态度有时候是吻合的。”

  《走进新时代》、《春天的故事》走红,让董文华和张也出场费飙升到几十万一场,但蒋开儒的回报是一年几百块的版税。

  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歌曲,时代有《东方红》,南巡后唱《春天的故事》,之后有《走进新时代》,现在则开始唱《中国梦》。

  自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第一次阐述“中国梦”以来,至少有四个版本的歌曲《中国梦》在各地流传。5月下旬,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歌唱演员张也演唱的版本梦桃源、梦大同、梦一个天下为公作词为蒋开儒。

  78岁的蒋开儒,是中国最知名的红色歌曲词作者之一。他的前两首成名作《春天的故事》和《走进新时代》,至今仍是各类晚会压轴曲目。前者歌颂,后者是一首讴歌时代的作品。

  在中国,赞美领袖和国家的歌曲不计其数,但像蒋开儒这样与时代同步写歌并获官方肯定的人,却并不多见。

  “我写歌不是拍谁的马屁,不是迎合这个时代,而是从个人感悟出发。”2013年5月30日,蒋开儒在深圳家中对南方周末记者总结他的创作秘诀,“我的作品有时好像和理论同步产生,为什么?因为人民的愿望和领袖的思想是吻合的。”

  中央台5月播的《中国梦》,是六年前拍的版本。它的诞生,源自蒋开儒的一次广西钦州之行。

  2007年7月1日,蒋开儒受邀给广西钦州的干部讲课。上午,蒋开儒受邀参观钦州,经过一处广场时,看到标语牌上写着:“广西沿海发展应形成新的一极。”

  这是2006年8月在听取广西工作汇报时说的一句话。蒋开儒当时觉得很亲切,就停车拍了照。车上,蒋想起了说过的另一句话:“发展为了人民,发展依靠人民,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”捕捉并熟记领袖说过的经典语录,是蒋开儒每天的必修课。

  在钦州一个上午参观下来,蒋开儒印象最深的是“钦州人爱做梦”。钦州原本是个农业市,但2003年钦州提出了要建“大工业、大港口、大旅游”,四年后梦圆了。这让蒋开儒想起,“我们国家也好像做了一个梦,而且这梦站起来了”。

  他又联想起2500年前老祖宗就一直在做梦,“《礼记礼运》里说: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。”蒋开儒说,他的国学功底来自家庭教育,母亲彭群恕毕业于长沙女子师范,父亲蒋冠南是黄埔军校四期学员。

  中午,蒋开儒一气呵成,写下一首小诗,取名《中国梦》。晚上,时任钦州市委书记黄道伟约见蒋开儒,想请蒋给钦州市写一首歌。蒋开儒就拿出《中国梦》朗诵起来:“中国人,爱做梦,千年美梦,一脉相通”在第二段,蒋还提到了领袖们的成就和理念:“梦回归,梦嫦娥,梦一个小康繁荣”

  蒋开儒写完后很忐忑,心里拿不准。黄道伟听完说了三句话:“《春天的故事》写了改革开放,《走进新时代》写了中国特色,《中国梦》写了上下两千年。”

  两人一拍即合,蒋开儒随即推荐肖白作曲肖是《相约九八》的曲作者,《走进新时代》的演唱者张也演唱。之后在北部湾取景拍了歌曲MV,打算在中央台播放。

  地方政府掏钱拍主旋律MV在国家电视台播放,当时蔚然成风。除了宣传当地风光,亦可作为礼物献给党。《中国梦》是钦州给“十七大”的献礼作品。《走进新时代》最初也是深圳为庆祝“香港回归”而作。

  在钦州市,《中国梦》却引起了不小争议。“有官员担心梦会被误解。”当时还有另一个担心:“天下为公”太敏感,这跟当时电视剧《走向共和》热播后的一段争议有关。

  中央台播了几次后,《中国梦》这首歌就沉寂了。蒋开儒对副歌部分一直不满意,他一边修改,一边等待这首歌复活的机会。

  十八大召开前夕,一个名叫胡晓玲的女歌手找到蒋开儒,想重新演绎《中国梦》,说是给十八大献礼。这次牵头拍摄的是广东惠州市委。2012年9月22日,《中国梦》在人民大会堂首发,人民网报道称,中宣部和文化部有关负责人出席发布会并对作品给予了肯定。

  十八大召开前一天,11月7日,蒋开儒和胡晓玲还获邀在北大百年讲堂做了一次《中国梦》音乐会。蒋开儒回忆,当时部级领导去了两个,司局级领导有三十多个。

  副歌的稿子最终完成,是在习提出“中国梦”之后。蒋开儒清晰地记得:“总书记上任第15天(2012年11月29日),在参观《复兴之路》展览时说:现在,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。我以为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。”

  “当时我就感觉,他把中国梦给定义了,中国梦就是复兴梦。”蒋开儒说,习第二次提到中国梦的时候,他还看到了中国梦新的定义:“人民梦”。

  2013年3月下旬,中宣部相关司局领导在北京约见蒋开儒:“《中国梦》现在有好几个版本,我们希望有一首能得到普遍承认,期待你能把中国梦做得更精彩些。”

  去机场路上,蒋开儒用手机修改副歌,后来又觉得太文学化,不够口语。2013年5月,最终副歌改为:“中国梦,复兴梦;中国梦,人民梦;每个人都圆自己的梦,一起放飞东方的龙。”

  1949年,这位军官的儿子放弃了跟家人逃往台湾的机会,留守大陆。但海外关系、地主后代等历史问题,很快堵住了他的人生去路。

  1959年,他遭到部队“清洗”,被发配到黑龙江穆棱县体委工作。因为政审不过关,这位县里的标枪冠军无缘参加省田径运动会。心灰意冷之际,蒋开儒投身文艺。在穆棱县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晚会上,蒋开儒凭借一首《穆棱县》赢得了县领导赏识,被调到文化馆当创作员。

  《穆棱县》充满了对穆棱的溢美之词,这大概是蒋开儒创作的第一首红歌。之后,他的歌颂对象变成了毛主席、守卫边境和反修。歌颂形式从戏剧、相声,到河南坠子、快板书,不一而足。

  “党叫我干啥就干啥,当时流行什么我就写什么。”蒋开儒回忆,“那时候不允许鲁迅存在,只能歌颂,不能批评。”

  作品的阶级性是蒋开儒牢记的创作准则。蒋开儒对政治特别敏感“不是我喜欢政治,是政治连着我的命”。

  到“文革”结束,他创作了不下100部作品,并多次受邀到省里演出。但署名一直署的是“穆棱县思想宣传队集体创作”。

  尽管如此,“文革”一来,他还是被批斗了,机关大院的大字报上写着“蒋开儒: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思想大毒草”。原来,蒋开儒曾歌颂过当地一位忆苦思甜的典型高淑兰。在那首诗中,蒋以高的口吻写道:“毛主席啊,毛主席,我祖祖辈辈都忘不了你。”在造反派看来,蒋开儒说忘不了毛主席,其实是他祖祖辈辈都恨毛主席。

  1979年5月,他飞到香港与分别30年的家人团聚。“如果没有,我们家人无法团圆,我预感到我个人的春天来了。”蒋开儒回忆,他的另一个判断是政策变了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上,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不提了,一句新口号是: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”。

  在香港50天,蒋开儒写了38首诗,都与政治无关,只关乎亲情。在一首《拥抱》中,蒋写道:“这不是梦,这不是梦,你抱着春雨,我抱着春风,两颗心贴在一起跳动,冰雪悄悄消融。”春雨、春风,这两个词也出现在了后来的《春天的故事》里。

  蒋开儒说,香港之行让他的创作从阶级性向人性转变,“以前创作任何故事都要十分警惕,生怕站错队。但到了香港,没有人对我的话上纲上线年,在一篇长篇通讯《东方风来满眼春》的感召下,57岁的蒋开儒只身南下深圳闯荡。在深圳兜了一圈后,他预感到整个国家的春天来了。

  去银行取钱,蒋开儒经常看到有人用黑色塑料袋,装满十万、二十万元的现金,而他当时在穆棱的工资才两百多。这一幕变成了《春天的故事》里那句“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”。

  他在深圳市的外边走,看到有铁丝网围着,原来里边叫“关内”,外边是“关外”。站在铁丝网边,蒋开儒想起了小平的南巡讲话。“印象最深的是: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,社会主义也有市场。”蒋回忆,“为了计划和市场,我们曾经斗得你死我活!小平就在深圳画了一个圈,圈里搞市场,叫关内,圈外搞计划,叫关外。”

  感觉一来,蒋开儒很快写出了第一句:“1979年,那是一个春天,有一位老人,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。”接着便一气呵成写了这首《春天的故事》。

  最初它是以诗歌的形式在《深圳特区报》副刊发表的。那是1993年1月。之后它在广东省青春歌曲创作大赛深圳赛区落选,后来经时任广东省青联常委叶旭全推荐,直接交给组委会。

  据叶旭全后来对媒体回忆,有评委认为这是政治歌曲,“画了一个圈”、“一位老人”太过通俗。也有评委认为,正是因为通俗、有生活气息,才更能显示人民对小平的崇敬。这首落选歌曲最终夺得大赛金奖第一名。

  1994年10月,这部由张国立执导、董文华演唱的MV在中央台播出后,各种荣誉纷至沓来:被选入大型文献纪录片《》,1995年,获得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、1997年登上了春晚舞台

  蒋开儒最关心的是:小平听过这首歌吗?他喜欢吗?2002年1月的一个早晨,在深圳莲花山塑像前,的弟弟邓垦和妹妹邓先群约见蒋开儒。邓垦告诉他:“小平听过,也看过MV,他很喜欢听,很喜欢看,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。”

  蒋开儒对邓垦说:“他听了,他看了,说明他知道老百姓喜欢他。领袖和人民就有了神交,我在这个中间能够做一点点,感到特别幸福。”

  还有一次,的女儿邓林在深圳办摄影展。蒋开儒去找她签名,顺带送了张《春天的故事》给她。蒋开儒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,“邓林当时对我说:你对我父亲的历史定位很准确。我说:我不敢,你父亲是领袖,我是老百姓。”

  《春天的故事》走红,让蒋开儒获得体制内的推崇。1996年年末,深圳市罗湖区邀请蒋开儒给香港回归写一组歌,共10首。前9首很快写完了,最后一首,他想歌颂党,“因为没有,就没有香港回归”。这首歌就是后来的《走进新时代》。

  当时,蒋开儒给自己定了很高的标准:不仅党内能唱,党外也能唱;国内能唱,国外也能唱。两个月过去,蒋开儒还是一点灵感都没有。

  “这句话让我觉得改革开放会继续下去,春天的故事会继续下去。”蒋开儒回忆,第二天,他在日记里写了三句话:“我们唱着东方红,当家做主站起来;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,改革开放富起来;继往开来的领路人,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,高举旗帜开创未来”。

  1997年8月,罗湖区决定拿《中国有幸》给十五大献礼。歌送到中央台,台领导说,他们已经选了十首了,“但这首歌挺有意思,一首写了三个领袖,就把它编为11号吧”。不过开头得改。因为是献给香港回归的作品,《中国有幸》以雪耻开头:“扫除历史尘埃,结束民族悲哀”,被要求改成喜庆色彩的词。

  作品更名为《走进新时代》后甫一推出,就获得了和《春天的故事》一样高的政治荣誉:1997年登上春晚,1998年获文化部第八届文华奖、解放军文艺奖,1999年获中宣部“五个一”工程奖

  蒋开儒的境遇也改变了。1997年后,在一家民企打工的他被罗湖区文联聘用。2002年,深圳市政府奖励了他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,之前他一直住在20平方米的单位宿舍里。

  他还频繁受邀给地方政府和大中小学讲课,给政府和企业写歌。这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。《走进新时代》、《春天的故事》走红,让董文华和张也出场费飙升到几十万一场,但蒋开儒的回报是一年几百块的版税。

  蒋开儒只有初中毕业,也没有受过系统的写词训练。他说,成名后,北京一些单位请他过去,被他谢绝了。“北京来钱快,但很多词作者离群众太远,作品也就不能反映时代特征。”

  2000年上海浦东十周年,他受邀写了《东方龙抬头》:“长江长江山里走,走到这里出海口;长江长江向东流,流到这里龙抬头”这打破了人们对浦东的固有印象:“宁要浦西一张床,不要浦东一间房”。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龚学平对蒋开儒说:“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写过浦江。”

  不一定都是歌颂,也有反腐倡廉的。深圳市纪委请他写过《知足不知足》:“知足的是享受,不知足的是回报,回报回报,知恩必报”“我没有通过愤怒的方式来表达,比如写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,那样反而出不来。”蒋开儒说。

  蒋开儒不是什么歌都接。澳门回归那年,有领导请他创作,他拒绝了,“因为已经有了《七子之歌》,我不可能超越它。”

  2012年,有外媒记者问他:为什么给领袖写歌?他说:“领袖代表一个国家的意志,代表未来的一个追求。他代表梦想的东西。所以我说我写他,实际上我是在写明天。”

太阳城娱乐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