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城娱乐

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之前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是行业教父?斗士?还是“疯子”?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11

  在黄鸣的心中,做一个低排环保的社区空间一直是个梦,而此番之后,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地产商,并被这块地施了魔咒一般,一直未能脱身。

  黄鸣,这位有着“中国太阳能教父之”称的明星企业家正在被现实逼迫着远离梦想。八年前的2010年,黄鸣在舆论场中的形象似乎开始变化,从行业教父,变身为一个斗士,甚至“疯子”。

  近日,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山东德州市委书记一事引发关注。德州市政府2月19日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2月14日、18日,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分别与黄鸣董事长见面、沟通,认真听取了意见。(详情见:皇明集团董事长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,最新进展来了)

  作为太阳能热水器的拓荒者和启蒙者,黄鸣曾公开表示太阳能领域大有可为。10年前,99%的中国人不知太阳能为何物的背景下,黄鸣以太阳能科普为己任,带领企业开展科普,启蒙了中国太阳能市场,催生了一个富有强劲竞争力和巨大潜力的太阳能产业,并在2009年,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呼吁,将太阳能热水器纳入“家电下乡”之列。

  其实,在业内人士看来,国内热水器企业一直都不太被资本市场看好。与光伏企业相比,太阳能热水器规模小,生产分散,中小企业占据多数,对地方财政贡献度不高,因此很难得到政府支持,更难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,皇明集团曾经是个例外,令人艳羡地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。 而今,又是政府关系让黄鸣再次“失控”。

  2010年初,国际太阳能学会一纸任命书,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连任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。此前,在黄鸣的推动下,国际太阳能学会将全球首个顶级太阳能科研机构——国际太阳能技术科学院设在中国太阳谷。当地政府也规划了新能源基地近十平方公里的新城,将容纳几十万人居住。

  德州,几乎有他所需的所有资源优势:皇明公司总部所在,广泛的人脉以及相对低廉的土地成本。在德州这种三线城市,像蔚来城这样的项目很少。这个占地200亩,完全贯穿了他的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设计理念,被看成是一个样板。黄鸣所使用的这块地,曾在2006年多次流拍。他正是在当时出手,以最高竞价摘得。

  太阳谷是黄鸣的“理想国”,耗资十分巨大。尽管高盛、鼎晖曾向皇明股份投资近1亿美元,黄鸣手里的现金仍不充裕。建太阳谷要13亿,之前的基础建设更是代价不菲。为缓燃眉之急,黄鸣拆东墙补西墙,动用了股份公司的3亿多元,由此埋下了皇明第三次IPO折戟的隐患。

  在黄鸣的心中,做一个低排环保的社区空间一直是个梦,而此番之后,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地产商,并被这块地施了魔咒一般,一直未能脱身。客观上,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发展的整体失控也让黄鸣难以转身,而深度涉入地产,在黄鸣和皇明公司看来又似乎是个伪命题。

  从“太阳谷主”到“蔚来城主”,黄鸣对于梦想的坚持一直与现实的残酷同行,无休止地纠缠着。然而,太阳城和土地的投资又对其资金链构成巨大压力。

  这是一场豪赌,还是一次飞跃?2012年,皇明集团曾因IPO失利、低价圈地、经营困难,与落马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是“儿女亲家”等,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,黄鸣也曾召开发布会,怒怼对手、舆论,不惜“发疯”。

  摘要: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别人看不穿。”究竟是黄鸣太超前,还是市场太残酷?陷入重重舆论风波的黄鸣开始了“疯狂”反击,他并不介意别人说他“疯了”。

  “这个行业太黑,媒体太烂,有的人给钱就干,也不问真假、不问是非、不问好坏。”8月16日,当着本刊记者的面,皇明太阳能集团(以下简称皇明)董事长黄鸣一面怒吼,一边重重地拍了下桌子。

 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失控。7月20日和8月10日,这位“太阳能教父”连续两次召开新闻发布会,以疯狂的姿态、夸张的语言回应外界传闻,指责“同行泼脏水、搞”,“我恨死这个狗娘养的行业了。”他甚至爆出粗口,并不顾身份当场飙泪。

  引发他如此剧烈反应的是一连串负面消息,IPO失利、低价圈地、经营困难,与落马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是“儿女亲家”等,让皇明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。

  1990年代以来,皇明一直引领着太阳能行业的发展。依靠“信仰营销”和四处演说,黄鸣树立了在太阳能行业的导师与“教父”地位,但突然而至的质疑让这一切褪色。

  与愤怒相映照的,是皇明日益受到挑战的行业地位。皇明一直坚持在城市走高端路线,即使失去农村大片市场份额也在所不惜。2010年,它将市场第一的宝座拱手让出。2012年,又在上市赛跑中惜败对手。

  黄鸣还诞生出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,并一意孤行投资几十亿元建造了乌托邦之城—太阳谷。但这些非商业化的决策,也让皇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一度濒临破产。面对外界的最新质疑,黄鸣开始激烈反击,“伸头一刀、缩头一刀,干嘛不伸头啊?我不想当缩头乌龟了。”他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自己发疯的由来。

  他形容自己是一个悲情英雄,一手培育和引导了这个行业,而许多忽视安全的不良企业却攫取了果实。黄鸣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在应对舆论质疑过程中,他的“愤怒和委屈”逐渐消失,反而在与市场、媒体的斗争中越发兴奋,“我有招了。”他说。

  “新闻发布会我该怎么表现,甚至流泪那都是事先设计好的。”他表示,那是一场演出,却不是假的,那一刻确实流泪了。化身“悲情英雄”回应质疑后,黄鸣迅速调转枪头,将目标对准同行,怒揭太阳能行业潜规则。

  身处风暴中心,黄鸣的得意之情却溢于言表。他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现在我成了焦点,成海葵中心了我在这些事件上只是简单解释了几句,一下子就把他(对手)归类到买凶杀企上了。然后,借着机会我就翻到标准上,翻到安全上。”

  “皇明干这种无厘头的事情,一干一个准儿。我干了很多很多无厘头的事,都成了。”对于最近的“失控”行为,黄鸣似乎对外界的眼光毫不在意。

  疯狂仅仅是表象,背后却是现实的压力。如果说十几年来皇明太阳能在行业中一直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话,如今的市场格局已然发生变化。

  今年2月,拥有“太阳雨”、“四季沐歌”两大品牌的江苏日出东方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(603366.SH)通过了上市审核,成为太阳能光热行业第一股。仅从规模方面而言,日出东方2011年30.95亿的销售额,已经取代皇明(2011年销售18.97亿)成为行业中的新霸主。同一个月,皇明股份也提交了上市申请,却在6月底突然主动撤回。

  恰在此前不久,与黄鸣关系紧密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,黄鸣被推到风口浪尖。媒体相继爆出其占地3000亩的“太阳谷”、房地产项目蔚来城低价拿地,以及与黄胜是“儿女亲家”等。“公司能存活到今天就是个很了不起的事情,我不能忍耐太久,我必须要反击。”黄鸣表示,上不上市不是那么重要,但有企业要恶意封杀和搞垮皇明。

  这是皇明第三次谋求IPO未果,黄鸣将主要原因归咎于太阳谷项目占营业收入比例过大。他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皇明最初也是崛起于农村市场,不过由于认为这是一个高端行业,皇明很快从农村退出,采取城市包围农村的策略。但是,因为房地产商缺乏积极性,太阳能热水器在城市亦遭遇了瓶颈。

  “在把太阳能热水器研究透之后,我们开始研究与建筑的结合。”黄鸣说,2004年他就开始筹划一个建筑样板,探索既实现太阳能应用,又能保证建筑美观。这就是皇明太阳谷的雏形。

  太阳谷是黄鸣的“理想国”,耗资十分巨大。尽管高盛、鼎晖向皇明股份投资近1亿美元,黄鸣手里的现金仍不充裕。建太阳谷要13亿,之前的基础建设更是代价不菲。为缓燃眉之急,黄鸣拆东墙补西墙,动用了股份公司的3亿多元,由此埋下了皇明第三次IPO折戟的隐患。

  “我在2010年的时候做到资金链临界了。当时很危险,如果当时风暴刮来,搞不好皇明就真倒了。”黄鸣甚至为自己的事业做好了失败的准备,“即使现金流断裂,也是我个人的问题,想接盘的人很多,接过盘还得按照我的想法来做。”

  黄鸣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公司现在已然度过了危机。但即使是疯言疯语,他仍然竭力回避公司财务、营收、利润等核心问题。记者在德州走访发现,皇明特种真空管制造基地、高效光伏制造基地自前年开建以来,大部分时间处于停工状态。当地坊间甚至流传,皇明欠银行50亿元。

  尽管如此,黄鸣依然强势和自信。也许是习惯了“太阳能教父”等光环,黄鸣无论在聊什么话题,他总能把话题引到社会责任、企业理想等内容上。聊起当初为了躲债搬到酒店去住、市场份额缩减等内容,黄鸣总会连珠炮地反问记者:有意思吗?

  “现在的矛盾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。他们这么做,我做不下去,我这么做,他们做不下去。”黄鸣说,这是曝光行业潜规则的根本原因。

  黄鸣所说的潜规则包括太阳能热水器企业不重视安全,没有标准,无论是支架还是核心部件、配件等都存在隐患,甚至会给客户造成“血的代价”。他表示,今后每个月都会披露一个行业潜规则,“我后悔莫及,曝光行业潜规则这事如果三五年前做就好了。”黄鸣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从1988年研制出第一台太阳能热水器,到1995年正式下海创业,成立皇明太阳能技术研究所,黄鸣一直是行业先行者。皇明太阳能自2000年起一直产销量全国第一。

  相比皇明,市场上很多企业都是后来者,如成功上市的日出东方。几年前,它还是家偏安江苏一隅的小公司,无论营业规模还是品牌知名度,都不能和皇明同日而语。即便在今天,黄鸣还是羞与绛灌同列。

  “给我十次这样的机会、一百次这样的机会我也不去做(规模)这样的事儿,现在都认为大为好、占有率高为好、销售额、利润高为好,谁大就尊敬谁,社会导向出了大问题。”黄鸣说,这是两条路线、两个方向之争,是善与恶,安全与不安全,靠什么赚钱的斗争,这个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,而且非常激烈。

  2008年,随着家电下乡政策铺开,太阳能热水器在农村市场取得发展,行业内的后起之秀如鱼得水,趁机攻城略地。皇明所在的山东省就是最早开始试点家电下乡的省份之一,然而坚守高端的黄鸣不以为意。他认为,太阳能这样一个高端行业在农村求生存十分羞耻,“把太阳能热水器变成了农用车。”

  近两年,皇明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率被后起之秀赶超。2010年,皇明销售86.83万台,日出东方则超出皇明一倍卖掉171.76万台。去年,皇明的利润率是5.69%,而日出东方的利润率是11.95%,同样超出皇明一倍多。

  黄鸣向《中国企业家》坦陈,高端路线在内部也有分歧,他面临着不小压力。有些高管对他的战略表示怀疑,又不敢说,便曲线救国,让黄鸣妻子梁美意做他的工作,“怀疑我的经营能力,说应该向人家学习降低成本,你不是个商人,别做生意了。”黄鸣说,他一听这话就急了,当下便给妻子撂下一句话,“不许再说了,再说就离婚。”梁美意掌管着皇明旗下的另一品牌亿家能。

  对黄鸣来说,他的压力不仅来自对手,来自企业内部,来自家庭,还来自经销商。

  高成本让皇明的经销商压力很大。冯锡芬2007年开始代理皇明亿家能品牌,他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本来期望利润是40%,可是最后的利润只有15%,再加上日常开销,他一年卖掉150多台太阳能热水器,赔了五六十万。在营销思路、销售管控和经销商体系方面,黄鸣比较固执,这甚至导致部分营销干将几年前离他而去。

  2012年,由于经济放缓,皇明的市场销售压力骤然增大。一位员工告诉本刊,目前皇明真空管厂已经实施限产。在其二厂、三厂,工人数量已从几年前的1000多人,减少到500人左右,多条生产线停止运转,单厂线万根左右。

  “我在做企业的时候,并不完全都是从商业角度考虑,本不应该将企业置于这么危险的境地。”坐在记者面前的黄鸣,头上已然华发丛生。公关副总监周春玲也表示,黄鸣要是想发财早就发财了,无论是投资太阳谷还是承办世界太阳能大会,对太阳能行业一系列前瞻性的探索,让他走了一条最艰难的路。

  另一面是,在传统太阳能热水器方面,尽管皇明的产品质量在业内有口皆碑,但价格也足以让许多普通人望而却步。市场份额被侵占,企业又深陷舆论风波,不难理解黄鸣的心态,“人家为什么能降低成本?因为人家没那么复杂,没那么高的标准。没有强制安全标准,消费者又不懂,完全不公平。”黄鸣说。

  然而,选择与6000多家同行为敌,与各种利益关系决裂,揭露行业内的各种黑幕,这看似疯狂的举动或许能够挽回皇明的声誉,而真正赢得消费者,恐怕还要直面许多关键问题。

  年过半百的黄鸣很喜欢踢足球,而且爱当前锋。而皇明的转型,却不像球场上冲锋陷阵那么简单。

  很多年前,黄鸣就希望摆脱对传统太阳能热水器的依赖,开发出更多的太阳能应用,通过转型为皇明趟出一条领先者之路。但普遍认为,无论投资太阳谷还是房地产项目蔚来城,都过于理想化和一意孤行,“风险很大,但我绝对不后悔。”黄鸣表示,自己思考了这么多年,大大超出了一般企业的行为,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。

  皇明集团下辖两个公司,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和皇明洁能控股有限公司。前者主营业务是热水器、热发电、海水淡化等,子品牌有皇明、亿家能和欧迪克;后者主营业务是酒店、会展、光伏、房地产、门窗玻璃,旗下子公司涉及微排酒店、会议中心、光立方、门窗玻璃、蔚来城等。

  对于公司的转型,黄鸣一如既往地大加赞赏。他表示,原来这个行业只有太阳能热水器,他延展到了太阳能采暖、太阳能制冷、太阳能海水淡化、太阳能风干、太阳能工业利用、太阳能厨房、太阳能和建筑一体化结合等等,“这是渗透啊,一个太阳能热水器支撑的行业太单薄了。”黄鸣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皇明的创新能力越来越强,过去的创新能力是一个点一个点的,现在则是一个系统。

  他一直为自己的“胆大妄为”而骄傲,太阳能采暖、太阳能工业、太阳能热发电,谁都不知道的时候皇明做了出来;太阳谷,全世界都没有,皇明自己搞。的确,要论综合实力,皇明依然引领着行业。

  在黄鸣看来,这些试验、探索,不仅仅是给自己探索,也是给行业探索,进而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、改变城市面貌。的确,黄鸣从来不缺少超前理念,但市场能否接受却是另外一回事。皇明投入巨资所做的前瞻性探索,至今尚未转化为利润,主要收入来源仍是热水器。

  一直以来,黄鸣希望把他的太阳能产品和解决方案嫁接到城市。1999年,黄鸣试图通过与万科合作,实现太阳能建筑一体化。后谈判失败,黄鸣一咬牙自己做起了房产,连设计都自己做,并几易其稿。

  2010年4月,皇明蔚来城一期开盘,售价6000元/平方米,创德州房价之最。二期伊始,为了激发消费者购买热情,皇明甚至捂盘等待更高价格。但始料不及的是,调控政策出台让房地产市场迅速调头。2012年,蔚来城二期仅部分销售,均价一万左右的房价让售楼处十分冷清。

  目前,太阳谷、蔚来城之外,黄鸣又抛出了一个新概念:全球气候改善商城。他表示,要在未来五年内在全球开5万家气候改善商城,基于个人、家庭、社区、城市四个层面的需求分类提供不同层次气候改善产品,包括从太阳帽、太阳手电筒、太阳背包到太阳空调、太阳采暖、太阳泳池、太阳厨房等,还有服务于城市的微排学校、微排酒店、微排工厂、微排医院、微排机场等。

  在微排大厦一楼的角落,本刊记者看到了黄鸣的全球第一个气候改善商城样板,销售太阳能充电器、太阳能手电筒等小商品,并无太多新意。其余柜台出售的是德州扒鸡等地方特产。有趣的是,这些产品,员工食堂对面十平米左右的副食品小超市里也在销售。

  尽管如此,黄鸣还是做了一个宏大设想,如果气候改善商城和沃尔玛、星巴克等机构建立合作,就能迅速开遍全球。他甚至想与地方政府合作,在景区里提供旋转别墅,比如星巴克要在非常棒的景区里开咖啡馆,不用盖房子,也不用租房子,就用皇明组装式的、预制型的控制系统、运转系统、太阳能烧烤系统、能源系统等。当然,这只是黄鸣的设想。

  一边是主营业务高成本、低利润,市场被后来者蚕食;一边是理念超前,却如海市蜃楼般让人摸不着利润和未来的转型方向。黄鸣似乎进退维谷,这让他变得很敏感。拍照时,他甚至不愿意按照摄影师的要求站在两根集热管中间,因为“像被关着出不来”。

  黄鸣说,下一步他要做两件事:一是把基本功做好,把行业做成真正的消费市场,不重走中国奶业的路,从而“夺取旧山河”。二是进一步转型和扩充产品。他计划在太阳能热水器之外,不断涉足太阳能采暖、制冷、烘干、烤烟、工业加热等。在这一系列构思中,黄鸣寄予厚望的是微排(me-pad)解决方案,然而这套需要和建筑、工厂结合的方案如何落地,目前还处在艰难的推广阶段。